<sub id="xt7pn"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xt7pn"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xt7pn"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xt7pn"></address>

      抽成漲,單量降,外賣下半場到底怎么玩?

      水漲船高的抽成。

      不斷上漲的房租成本。

      一天的外賣單量銳減到不過幾單,一單賺不到1塊錢。

      外賣市場雖然預期今年將達到六千億,走上坡路,但很多外賣店卻走了下坡路。

      隨著外賣平臺對商家的政策逐漸收緊,提高抽傭比例,補貼則進一步降至2、3元。紅利潮水退卻,2019年,裸泳的外賣品牌也逐漸被送回岸邊,關門的關門,收縮的收縮。

      很多曾經優秀的外賣品牌餐飲人吐槽,過去參加餐飲行業大會,坐的都是第一排,如今,門庭冷落,步履艱難,連行業會議都很少見到彼此的身影。

      針對外賣行業的囧途,近日,我們采訪了很早入局外賣行業,二十五塊半外賣品牌的創始人朱天成,同他聊聊外賣下半場,到底競爭的是什么。

      外賣不好做,誰的過?

      以前的老牌外賣有依舊活得不錯的,如至味優糧、四有青年、焦耳,不斷改變著發展路徑。但也有如媽媽的味道融資以后倒閉、關門的,外賣不好做,朱天成說原因主要有三個。

      1、入局的競爭者蜂擁而上,交學費的人前赴后繼

      外賣不好做,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市場,市場競爭者越來越多,很多人是兜里揣著學費,無畏無懼的上戰場,他們不怕虧本,交完學費退場以后,新的接替者又前赴后繼的涌上來。

      外賣市場看似坪效高,成本低,吸引了很多門外漢進場交學費,這些學習者也無形中成為了分攤者,分攤著市場和平臺流量。

      至味優糧的創始人閆寒也曾說過,外賣的馬太效應是非常嚴重的,因為堂食是幾十個店或者十幾個店去搶一條街的人流量,而外賣是幾百家店,甚至上千家店,去搶方圓三公里的所有的客戶。

      入局的人越多,顧客的選擇也就越多,外賣市場看似變大了,競爭也隨之加劇。

      2、觀望過后,知名餐飲品牌的入場

      除了新入局外賣的人,知名餐飲品牌,如西貝等也相繼開啟外賣模式,進行降維打擊。

      對于知名餐飲品牌來說,多年的餐飲經驗讓他們學會洞察市場,通過部分門店的試水,在明確外賣市場可做以后,他們相繼入局。

      同樣是一份漢堡,沒有品牌,你只能賣10塊,但在麥當勞,可以賣到30元,知名餐飲品牌有多年的線下運營,讓外賣成為其錦上添花的營利入口,但這也分割了其他純外賣品牌的市場和流量。

      無論是線下店的顧客信任程度,還是平臺的扶持,這都是純外賣品牌無法與知名餐飲品牌抗衡的。

      3、獲客流量成本越來越高

      除了來自市場競爭者,獲客流量成本也在增加,在外賣早期平臺會分給你流量,但是在現如今,外賣品牌需要靠自身去建立私域流量,通過品牌的力量和產品的打造去吸引顧客。

      對于顧客來說,從一周點一次,到一個月點一次,到慢慢放棄,讓顧客持續性關注,你的獲客流量成本越來越高。

      “30元以上客單價”的外賣才有機會

      對于平臺的抽傭比例上升,很多餐飲人表示很理解,外賣平臺自身做的也是生意,也需要盈利,現在提扣點很正常,而提扣點其實就是在篩選出一批好的品牌留住。

      朱天成說,根據他的觀察,平臺心中期待的外賣品牌客單價要在30元以上,低于30元,平臺和商家都是不賺錢的,因為這其中很大一部分要被配送費占據,一單外賣生意至少要扣掉4-8元,因為這其中平臺扣點、流量成本都是不可避免的支出。

      但想要做到高客單價,外賣品牌就要考慮到,顧客對于外賣漲價的排斥感,做到他們可接受。

      做的好的有沒有,當然有,今年異軍突起,被食客評價為“不會做生意”的鮑魚撈飯就成功上位了,用送砂鍋和高端食材提升高客單價,無論是晨曦燉品鮑魚飯,還是鮑父鮑魚飯,都為自己找到了市場,而平臺也為他們的別出心裁,奉上了不錯的流量關注。

      外賣下半場,拼的是“成本結構”

      想要不被高扣點,高獲客成本壓垮,就要算明白自身外賣品牌的“成本結構“,朱天成認為,外賣下半場,”成本結構“將決定品牌的存活時間,而好的成本結構設計也會讓外賣餐飲人突圍出來。

      怎樣的成本結構是好的呢?

      較低的房租+較少的人工成本+較高的效率

      就目前的外賣來說,核心就是高效。你要在后廚20多平米的空間里,生產出足夠方圓3公里以內1000多份餐。因此對效率和標準化程度會要求很高。

      外賣的毛利是很低的,但坪效要比堂食高很多,甚至是他們的幾倍,只有在運營效率上做好文章,才能有機會走出來。

      對于二十五塊半來說,產品用套餐多種搭配的形式來提升高客單價,在房租、人工成本上多下功夫,運用社群精細化運營,來留住老店60%的老客戶,拓寬新客戶,提高效率,是目前沒有被市場篩掉的保命法則。

      外賣想做好,要舍得給平臺花錢

      剛剛入局的外賣品牌,很多都排斥去給平臺花錢。

      但在朱天成看來,多年的運營經驗告訴他,“一定要舍得給平臺花錢,而且這筆錢不是需不需要,而是“一定”,是“不得不”,二十五塊半花在平臺買流量的費用控制在5%左右。

      平臺能夠給予品牌的流量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。

      外賣下半場,這些外賣類型有望突出重圍

      除了用高客單價來贏得外賣下半場的入場券之外,到底還有沒有哪些品類成為外賣錦鯉呢?

      朱天成表示,比較看好五個外賣餐飲方向。

      第一個就是早餐類的外賣,隨著通勤時間拉長,平臺數據顯示,早餐的需求不斷上升,早餐類外賣逐漸被顧客青睞。更多的白領喜歡點外賣到公司,早餐品類的豐富是他們最期待的。而吉祥餛飩、如意餛飩等中式外賣也很受熱捧,比起只有肯德基、麥當勞的早上,當然人們想要越豐富越好。

      第二個是粥品類外賣,無論是風靡朋友圈,因為小S點贊的曼玲粥鋪,還是三米粥鋪等,以粥作為單品的外賣品牌,走勢非常好,從2012年到2018年,曼玲粥鋪就從30家店,突破到650家店,因為粥操作簡單、易復制、人工消耗低、坪效高等優勢,迅速進入了外賣的快車道,相信在外賣的下半場會帶來不錯的成績。

      第三個是夜宵類外賣,除了燒烤、小龍蝦等外賣品牌,夜宵品類比較稀缺,如果能夠抓住這個市場空白,夜經濟開啟以后,夜宵類外賣將會有不錯的市場。但餐飲人也要考慮的問題是產品SKU不要太多,很多夜宵外賣品牌之所以會關門,很多問題都出現在菜品太多,人工成本上升,效率降低,利潤下降。所以想要從夜經濟下手的商家,要算清自己的成本結構,設計好自己的產品SKU。

      第四個湯+飯+菜類組合,比如渝是乎、水煮辣頭牛等品牌,用湯、飯、菜等搭配組合打造高客單價的套餐,顧客也因為多重品類組合,豐富了外賣口味,這種細分品類之后再重組搭配的外賣也將擁有不錯的市場。

      第五個是自由組合式外賣,比如麻辣燙、麻辣香鍋、冒菜等,這類外賣是比較受到食客喜歡,持續性程度較高的品類,比如一直銷量和業績都很不錯的楊國福、張亮麻辣燙。而呷哺呷哺等火鍋套餐走勢沒有那么好,是因為套餐搭配固定,讓食客少了DIY的參與感和隨性感。但對于自由組合式外賣,機遇和挑戰并存,最大的考驗就是效率,因為菜品類型較多,搭配較復雜,差評率直接影響品牌信賴度。這類外賣如果能夠提升效率,謹防出錯率,將會擁有不錯的市場前景。

      職業餐飲網小結:

      在朱天成看來,純外賣并不會死,而是依舊有著自己的市場,外賣市場、外賣餐飲品牌的蕭條難做,也只是暫時處于調整階段。

      外賣市場從不缺少付學費的新人,但是現如今的外賣市場已經不同于四年前,要學會計算自己的“成本結構”,學會看懂平臺規則,再去入局。

      平臺不賺錢、外賣商家不盈利、食客要給付更多的外賣市場,要經歷一番洗牌才能重獲新生,而這其中不乏還有一些快招公司的攪局者,如果能將這些錯亂無序的枝節都濾清,明年也許是靜待花開,外賣市場重啟的好時候。

      达人彩票